中国纽扣网 - 纽扣网上采购平台 !

商业资讯: 行业动态 | 企业动态 | 市场动态 | 国际要闻 | 国内要闻 | 技术资讯 | 行业标准 | 技术创新 | 新品快讯 | 行业协会

你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商业资讯 > 国内要闻 > 湘妹子从银行辞职到汉正街创业 花3年时间为纽扣定通用标准

湘妹子从银行辞职到汉正街创业 花3年时间为纽扣定通用标准

信息来源:nouoo.com  时间:2018-12-25  浏览次数:31

事业已经有了一定规模,黄丽娟仍然奔走在“一线”,风风火火
事业已经有了一定规模,黄丽娟仍然奔走在“一线”,风风火火

  长江日报记者郭良朔 摄

  武汉鸿马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总经理、硚口区汉正街妇联执委黄丽娟是个精明能干的“70后”,湖南郴州人。15年前,她辞去稳定的银行工作,离开家乡来到武汉,随丈夫在汉正街创业,把小小的纽扣生意做得风生水起。

  2006年,黄丽娟在淘宝开了家网店,成为当时汉正街为数不多的尝试电子商务的个体户。为适应新业态,她又花3年时间为纽扣制定了行业标准,并成功打造了中部最大的服装辅料交易平台——“壹钮扣”网。

  从打理小店到投身互联网,从盘一颗颗小纽扣到为纽扣制定行业标准,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,这个汉正街的湘妹子一步一步走出自己的创业之路。

  从银行辞职

  跟着丈夫到汉正街创业

  在汉正街一间60平方米的店铺里,靠窗的货架上摆满了五彩斑斓的玻璃瓶,每个瓶子装着一种规格、一种颜色的纽扣。这是黄丽娟前不久找到的新门面,她边整理货物边给长江日报记者介绍,“我们公司就在不远处的写字楼,这是我开的体验实体店,专门向客户推广纽扣的行业标准。”

  黄丽娟和丈夫雷志雄都是湖南郴州人,还是大学校友。上世纪90年代末,雷志雄辞职下海,到武汉一家外企打工,主要经营纽扣业务。外企撤走后,他留在汉正街创业。

  2001年,大学毕业的黄丽娟考进家乡一家银行。2003年初,她提出辞职。“当时所有人都以为我疯了,因为很多人想进银行工作。”父母更是坚决反对,想尽办法劝阻,甚至找亲友给她介绍对象。

  “我当时没想太多,就想和他一起打拼。”黄丽娟说。在她的坚持下,半年后,家人才松口。两人结了婚一起来武汉打拼。

  在汉正街永宁巷只有15个平方米的门面,小两口每天早上8点开门,进货、上架、销售,还要盘点一天的销量,“一天到晚,忙得头都是晕的”。

  虽然店铺很小很挤,但生意特别好,“一天开三四本票,至少有五六十笔生意,有些小单根本顾不过来”。最艰苦的是2005年黄丽娟生孩子以后,因为没有老人帮忙,她经常一边抱着孩子喂奶,一边跟客户谈生意、记账。一天傍晚,还在工作的黄丽娟觉得特别累,抱着的孩子一直在昏睡,她也没感觉异常。丈夫抱过孩子才发现,母子俩都在发烧。

  辛苦都是值得的!“我们那时年轻,有热情,做事也拼命,赢得了很多客户。”黄丽娟说。

  开网店受挫

  她花3年时间为纽扣定通用标准

  黄丽娟学的是会计电算化专业,在银行工作的两年,正遇到电脑系统上线,边学边用,让她体会到比手工操作轻松很多。

  当黄丽娟的实体店每年销售额过千万、经手的扣子数十万种时,她想,银行海量的数据都能轻松搞定,为什么我每天做几十单生意,要花这么长时间统计?

  2006年前后,正逢中国的电子商务蓬勃发展。电商平台的业务员来到汉正街,指导商户在网上开店。互联网的迅速发展,对汉正街的实体店会产生多大冲击?刚开始尝试网购的黄丽娟产生了危机感,开网店或许能拓展业务,但她更希望能有一个专业系统方案,包括行业标准、交易模式、销售数据反馈等,“我花了几千元买最贵的服务套餐,但技术人员说解决不了这些问题。开网店后我又发现,现有平台主要面对普通消费者,但我的客户是销售商或服装设计师,这让我很受挫。”

  在2008年,全国有包括纽扣在内的辅料生产、销售企业约30万家,但互联网没有做辅料交易的平台。看准这个市场,黄丽娟成立了公司,自己建起一个专门做辅料行业交易的平台,取名“壹钮扣”。

  实际上,辅料厂商上网交易并不新鲜,成绩却多半不理想。一个重要原因是种类太多,也没有标准,网上沟通比较困难。比如一颗平常的大衣平扣,在温州叫馒头扣,在深圳叫两眼扣,北京叫内平扣,武汉则叫垫扣。黄丽娟在“壹钮扣”上传产品时,老是碰到障碍,程序员说:“这不是系统问题,你的产品得有个通用标准。”她这才恍然大悟。

  一件衣服的辅料超过50种,部分辅料的型号,如纽扣数以万计。一种辅料没到位,衣服就做不出来,多耽搁几天,其他服装厂就能把本来属于你的市场抢了。黄丽娟形容,服装已成为网上高速飞奔的“汽车”,而辅料还是辆“板车”,跟得相当吃力。她决定制定辅料行业标准,就从自己最熟悉的纽扣开始。

  2008年,黄丽娟开始整理纽扣的行业标准,首站学习地选定意大利,“他们生产纽扣超过百年,经验丰富”。黄丽娟了解当地纽扣的材质、名称、优劣判定,对比国内提法。回国后,又陆续到温州、深圳、广州、宁波、上海等城市,拜访逾百家生产企业,收集标准参数,“我从工厂找出纽扣的工业术语,最后确定,不管各地叫什么,都以工厂那一端为标准,比如馒头扣、两眼扣等,统一叫"平扣",再标签备注"小名"。

  黄丽娟花了3年时间,做好纽扣新标准的基本框架,并根据市场变化补充完善。随后又整合了花边、拉链、织带、饰品等17大服装辅料品类的行业标准。

  多年打磨

  终成中部最大服装辅料交易平台

  标准做好后,如何嫁接到“壹钮扣”网?黄丽娟到深圳、北京、上海等地,找数个做网络平台的专业技术人员谈,对方觉得纽扣生意小,不想做。她只好试用通用版本,前后用了5个都不行。

  花了不少钱,踩了很多坑。最终,黄丽娟找到了正确方向——做一个专业的网络平台,需要优秀团队,还要根据用户需求不断调整、修改。她从深圳找来营运总监,从各地网罗一批人才,组建了一个专业技术团队。

  2014年“壹钮扣”第一版上线试运营,2015年改版后开始运营。

  起初,网络专家带着技术人员天天到汉正街“扫街”,向商户们推广“壹钮扣”平台,不料还没进店铺,就被小老板们赶了出来。黄丽娟只好逼着认识的朋友试用,再根据他们的意见修改,“这样的专业平台没有先例可循,只能边错边改”。

  经过多年打磨,“壹钮扣”终于得到认可。如今,国内200多个辅料批发商,300多个服装厂在平台上汇聚,飞速交换信息,一年的交易总额达到3000万元。如今,这里已经成为中部最大的服装辅料交易平台。

  跟随时代的大潮,却不能随波逐流,只有认定目标,百折不挠,才能闯出一片新天地——回望一路走来的创业之路,黄丽娟如是感慨。

  长江日报记者黄征 通讯员孙文静 况堰芸 胡俊芳

    ——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纽扣网证实,仅供您参考